当前位置: 装修网 >> 软装搭配

巨大婚纱市场如何向美丽淘金

2019-01-29 21:00 来源: 浏览: 5条

巨大婚纱市场 如何向“美丽”淘金

巨大婚纱市场 如何向“美丽”淘金

婚纱,这个目前在中国既荒芜又潜力巨大的市场里,正发生着一场革命性的变化。正如名瑞集团董事长蔡民强所言:“婚纱影楼产业到了巅峰时刻,取而代之的是新的婚庆消费文化,而这个文化将以定做或承租高品质的婚纱为代表。”

租借来的婚纱尽管同样美丽,却始终不属于自己。而且有些租借的婚纱看起来穿过很多次,虽然价格低,穿在身上总会有遗憾。如果经济条件允许,更多的人还是希望能够拥有一款只属于自己的婚纱。基于越来越多的人有这样的心理,定做手工婚纱的服务应运而生。

手工制作婚纱周期一般在一个月左右。首先根据顾客要求选择婚纱式样或者画出设计稿,然后将式样或设计稿交给专门的加工地方打版,缝制出半成品,之后将半成品进行串珠、绣花等纯手工制作,时间随繁复程度而增加,多可达上百工时。手工缝制完后交与加工厂进行立体塑形;拿回成品,顾客进行试穿,微调修改;最后整烫,完成最终制作流程,交与顾客。

选择加工厂需要小心

和悦嫁衣老板汪娟不是学服装设计的,只是结完婚后觉得婚纱很漂亮,周围的人也很感兴趣,便把注意力转移到这个行业。开店之前她考察过苏州、广东等地方的许多婚纱专卖店、生产工厂。

北京的大部分婚纱店都没有专门的门面。“婚纱这东西不像其他服装,要么你就做成像影楼那样的,拥有一家非常大的装修豪华的店面,要么就很个人化。北京的房价高、租金贵,要做大的门面几乎不可能。这就形成了北京婚纱市场这么一个独特的销售方式。”汪娟笑着说。

对于加工厂,汪娟会很小心地选择。她拿同一款衣服给两家工厂做,“出来的感觉差别很大,一看就能知道制作这件衣服的人是不是有自己的理解在里边。”她还很注重工厂的工作作风。当初选择加工厂时,她要求厂家寄色板。一家寄过来一堆用大头针订在一起的用剩的布片,另一家则用专门的纸板制作好色板,当然最后王女士选择了那家作风严谨的加工厂。

创造独一无二的作品

妮子嫁衣坊的老板毕业于北京服装学院设计系。这里的婚纱价格在1500―3800元之间,所有的婚纱礼服全部由老板丁燕妮自己设计、打版。她能给客人现场出效果图并依据个人情况进行修改,所以这里制作出来的婚纱绝对是独一无二的。“如果有人说以前在哪见过和我这一样的婚纱,我会很生气!”妮子嫁衣坊有一间自己的制作间,大部分面料来自香港。

“下一步就是统一设计风格。”丁燕妮说她现在做的东西还比较凌乱,还处在不断调整的阶段。以后会用中式面料做西式款,或用西式面料做出中式的味道。“我可以一个中国元素都不用,但人家一看就能知道这是中国的东西。”丁燕妮说。所以她开始学一些传统刺绣的知识。

妮子嫁衣坊现在有了一家加盟店。“如果不是特别好的朋友,我不会随便让人加盟。因为我需要和他们有直接的交流,否则做出来效果不行。”

在采访中,丁燕妮经常说的一个词是“丢人”。设计作品失败,丢人!失败作品被人看到,更丢人!追求完美的丁燕妮说她要闭关修炼,要去英国进修,那里有她崇拜的大师。

将优雅发挥到极致

薇安嫁衣工房现在是意大利婚纱品牌LaVincci在中国的唯一代理,旗下拥有薇安嫁衣工房和LaVincci两个注册商标。设计师唐唐秉承LaVincci一贯的“极致优雅”的设计理念,大胆吸收欧美最流行的礼服时尚元素,为众多影视明星如李冰冰、袁泉、陶红等设计婚纱礼服,得到许多时尚白领女士的青睐。

现在的薇安嫁衣工房和LaVincci是一体的,没有分开。一部分婚纱是意大利款,量少价高。

说起是否会把中国传统工艺运用于设计,唐唐说,婚纱设计重点是希望它优雅,每季的流行趋势更重要。“如果今年流行中国元素,我会把它运用到我的设计里,如果流行中东元素,我也会加以运用。”薇安永远是跟着潮流走的

。唐唐认为婚纱品牌不应局限于某一点,要考虑众多消费者的消费需要。

唐唐说,做婚纱这一行,口碑是最重要的。“因为我对这一行很了解,现在很多婚纱经营者本身不懂婚纱,不能做到让顾客100%满意。”薇安嫁衣工房在国内做婚纱定制是做得比较早的。“我们每一件作品都做得很用心,和顾客交流、出效果图、修改、选择面料。每一位顾客来到店里,不仅要得到一件她想象中的婚纱,还要享受到高质量的服务。”

传统工艺与西方精粹交融

在蔡美月的设计作品中,她大胆地将中国戏曲服饰中的凤冠引入到婚纱的设计中,将有着精美刺绣的中式旗袍与西式婚纱原创性地结合,运用了中国多种强烈、明快的民族色彩。

她注重表现中国的传统文化,设计作品能运用中国传统工艺,如刺绣,同时也汲取西方的文化精髓。她将中国传统的凤冠霞帔和京剧中常见的羽翎引入到现代婚纱中,和西式婚纱的大后摆、长拖地结合,令人耳目一新。使人改变了对于婚纱只有白色和蕾丝的刻板印象,深深体验到:只有民族的,才是世界的。

蔡美月钟情于中国的刺绣,为了将刺绣这种精美的工艺在布料上体现得淋漓尽致,坚持不买成品

,而是买来布料自己设计刺绣。她发明了蔡氏独门的毛线刺绣――车骨法。她说,一件婚纱从平面变成立体,从一块面料变成一件成品,一针一线都下足了工夫,为的是对得起每一位顾客。

蔡美月说,中国人结婚图的就是喜庆,所以她的设计就不拘泥于白色,不同色系的婚纱可能更得中国新娘的青睐。是的,在她的婚纱中,缤纷的色彩如大红、金橘、咖啡棕等,体现出中西婚礼文化合璧的精粹。

将高科技注入“老工艺”

1979年,名瑞集团前身国营潮绣厂接受了中国第一宗来料加工钉珠衫的合同。从此潮州传统的服装业翻开了崭新的一页。以东方传统工艺与西方时尚相结合,从起初的“来料加工、补偿贸易”开始,到不断投入资金引进先进设备,培养引进人才,吸取现代管理理念,进而到不再“为人作嫁衣”,建立起自己过硬的设计师队伍,形成设计师群体,成立自己的产品设计研发中心,最后打造出潮州自己的婚纱晚礼服王国,形成以简洁大方而又富贵华丽为特色,以婚纱、晚礼服为主要门类的产品结构。当今世界婚纱、晚礼服产品中有50%都是源于“名瑞”设计师的作品。

董事长蔡民强认为,婚纱领域的竞争主要体现在设计! 如果没有设计,时尚将死亡。在市场竞争中,谁忽略设计,谁将最终败下阵来。

蔡明强说,在婚纱领域要成为强者的关键是专业化、品质以及历史的渊源。所以,传统的潮绣,一直是名瑞产品不曾缺少的特色,这在名瑞已成为企业赖以生存的根基。但蔡民强没有一味依赖“老手艺”,他十分清楚,因循守旧的潮绣是不会有国际市场的,创新会赋予潮绣生命力,高科技能为潮绣提供加速度。于是他斥资数亿元人民币进行技术革新,让创新、高科技与名瑞真正的水乳交融。

后记

蔡美月说:“世界上的婚纱有90%出自中国,但中国还没有属于自己的婚纱品牌。”而如何让国人拥有属于自己的婚纱品牌,其实旨在引导人们的观念、培养这种服饰文化的氛围。

在西方,婚礼前最重要的准备工作便是挑选一件称心如意的婚纱。与东方古代女孩在出嫁前为自己缝制嫁衣的风俗截然相反,在西方国家,新娘自己制作礼服是不吉利的。在新娘到达婚礼现场之前,新郎就看到穿着婚纱的新娘也同样是不吉利的。在行礼日前,新娘不能同时穿上她在婚礼上准备穿着的全套服饰,有些新娘子直到要出发到行礼现场前

巨大婚纱市场如何向美丽淘金

,才缝上礼服上的最后一个针脚。

由此可见,无论是购买婚纱还是量身定制,婚纱都必须是崭新的,待嫁新娘当然应该是第一个穿上它,并且拥有终身所有权。而国内许多新娘还在穿着从影楼租借来的、被“蹂躏”过无数次的婚纱走上红毯,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。

那么此时,让国人了解国际婚纱市场和婚纱文化的状况,就成为我们发展自己的婚纱市场所要迈出的重要一步。面对巨大的市场潜力,许多人抱着捞一把的心理冲进了婚纱市场,所以目前的婚纱店良莠不齐。大浪淘沙,能经受风雨洗礼的才是强者,到那时,这个市场才算成熟。